低速电动车求生记
2020年06月30日 11:35来源:网络整理作者:汽车信息网阅读量:54

野蛮生长的低速电动车行业,在生存环境日益严苛的背景下,头部企业正急游上岸向车企转型。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获悉,低速电动车企业松果汽车与韩国双龙汽车等已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龙汽车将运送Tivoli蒂维拉部件至松果汽车山东省禹城工厂。

松果汽车与双龙汽车牵手,只是众多低速电动车企的转型缩影。从御捷到雷丁再到松果,“低慢散”的低速电动车正通过背靠传统车企寻找合规化出路。乘用车市场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在市场需求与政策趋严面前,低速电动车企选择借助传统车企成熟的制造体系,能够缩短造车转型周期,而选择代工或杀入微型电动车市场,押宝补贴退坡后出现的微型电动车市场增量需求,也成为转型捷径。不过,同样嗅到增量机会的宝骏、长城等传统车企,也相继杀入该细分市场,求生转型的低速电动车企有些生不逢时。

低速电动车求生记


图片来源:松果汽车官方公众号

上岸

低速电动车生产大省山东,各头部车企正奋力上岸。据了解,本次松果汽车与韩国双龙汽车的战略合作,已列为山东德州2020年重点推进项目。协议显示,今年下半年起,双龙汽车将Tivoli SUV部件运送至松果汽车工厂,装配后将出口至中东和非洲地区。这意味着,这家低速电动车企将成为双龙汽车的代工厂。

资料显示,松果汽车为德州引进的新能源车企,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纯电动汽车整车及核心零部件、摩托车配件、三轮车配件研发生产及销售等。然而,虽然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但松果汽车主营业务却为“低速电动车”,这意味着该车企并未取得新能源汽车“准生证”。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在未获得生产资质情况下,代工成为松果汽车转型的出路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与选择代工的松果汽车不同,近期更多低速电动车企选择联手传统车企寻找出路。此前,河北御捷通过多次收购方式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同时引入长城汽车,据了解,长城汽车以现金方式增资入股御捷,首次入股的比例为25%,最多可增持至49%。此后,河北御捷更名为领途汽车,推出领途K-ONE顺利进入新能源乘用车领域,将新能源汽车业务与低速电动车业务进一步剥离。

同属头部企业的雷丁汽车随后跟进,以14.6亿元收购四川野马100%股权。据了解,川汽野马不仅拥有新能源车生产资质,还具备多种车型完整的生产资质,通过收购的方式雷丁汽车获得进入乘用车市场的入场券。

除两家头部企业,去年底山东宝雅以15亿元获得一汽吉林70.5%的股权,成为一汽吉林最大股东,从而顺利获得生产资质。近日,谋求转型的微佳汽车,以“碰瓷”蔚来汽车车标的方式火了一把,而该车企则希望通过获得摩托车准产证的方式,让旗下产品变相合规。

在崔东树看来,无论收购、合资还是代工出口,低速电动企业正欲借传统车企上位,寻找合规化转型出路。

倒逼

事实上,低速电动车企纷纷转型的背后,是行业加速清理带来的求生欲。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低速电动车保有量高达600多万辆。然而,随着保有量的增长,低速电动车无合法身份以及频出的质量问题成为关注焦点。据统计,从事低速电动车制造的企业,90%以上都为非正规的“小作坊型”企业,销售多以代销为主,品牌众多,价格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且多为个体经营,发展粗放。崔东树表示,很多生产商没有统一制造标准,导致低速电动车产品质量不过关,发生不少自燃和交通事故。数据显示,近五年全国低速电动车引发的交通事故高达83万起。

为规范低速电动车市场,国家工信部等六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明确提出,对低速电动车“升级一批、规范一批、淘汰一批”,严禁各地方新增低速电动车产能。同时,2019年《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关于引导有条件的低速电动车生产企业提质升级的通知》中,对企业规模、研发能力、生产以及产品质量和售后等四个方面对企业提出要求。

业内人士透露,政策出台后,存量几百家的低速电动车企正加速淘汰,未来只有合规企业才能存活。

随着市场进入淘汰期,年销量超过20万辆的几家头部企业都想成为“升级”的一批。目前,作为低速电动车行业三大车企的御捷、雷丁和丽驰均已跻身新能源汽车市场。其中,御捷、雷丁均通过收购方式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