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外抢芯、航班抢舱到海关跟踪“捞货”,上汽通用千辆整车经历生死供应链
2022年05月14日 09:58来源:网络整理作者:汽车信息网阅读量:198

上汽通用关务协调管理经理朱乔鸿,刚刚经历了一场供应链保卫战。这场保卫战,关系到1000辆整车下线,其供应链从海外延伸至国内多地,任一环节的差池,都意味着前功尽弃。

3月下旬,汽车“缺芯”仍在加剧,上汽通用的二级供应商汉拿科锐动电子(苏州)有限公司,其固定合作的海外供应商无法交货,汉拿科锐动不得不求助其他工厂,不计成本,终于从韩国和马来西亚调拨到20.9万个车用控制器芯片及电源转化晶体管等汽车零配件。在国际航班资源十分不稳定的情况下,企业选择了航空快件这一价高渠道,货物终于在4月初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但这距离终点还有很多关。芯片抵达机场时,浦东、浦西已相继开启封控。当时,承运芯片的联邦快递(FedEx)位于浦东机场的国际快件和货运中心,仅以极有限人手维持着最低运作,这批芯片,难免淹没在大量未能及时理货的“汪洋大海”中。汉拿科锐动却十万火急,企业需要迅速拿到这批关键零部件,在其工厂完成控制器总成步骤,后火速送往上汽通用一级供应商苏州万都工厂,进一步加工为车控模块,再以小车陆运方式加紧送往上汽通用的武汉工厂,实现1000辆整车下线交付。

朱乔鸿千算万算,“扣除在苏州两厂的加工时间、路上运输时间,这批货4月7日下午必须从浦东机场提离,才能赶上武汉工厂的流水线生产。否则,武汉工厂24小时运作的生产线只能停下,停线损失我不敢去想。”

捍卫节点,需要链上共同努力。国际快件公司、浦东机场海关及相关货代等都开始行动起来。首先,快件仓库货物大量积压,需要判断轻重缓急。于是,货主、海关、快件公司将各自掌握的货物信息集合成较为完整的货物“画像”,从而缩小搜寻范围,实现“大海捞针”。让朱乔鸿感慨的是,4月上旬,第一批重点企业“白名单”尚未公布(上汽通用列入首批“白名单”),但浦东机场海关基于对产业链、供应链的深刻理解,早已开始排摸可能会加急申报通关的上海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汽车等产业的企业名录,提前主动将企业拉入关企联络群。朱乔鸿说,4月7日上午,当确认货物已抵达货站后,企业紧急向浦东机场海关申报,浦东机场海关快件二处早已对接好了快件企业、地面代理等单位,实时共享了货物状态,只等企业申报,即开辟绿色通道,实施精准高效的物流流转方案,实现货物即验即放。“我们的物流司机也非常给力,克服了核酸、通行证等诸多困难,于4月7日傍晚成功提货。这环环相扣的供应链,终于有惊无险没掉链!”

此轮疫情发生以来,经历供应链生死大考的何止汽车产业。近期,赛默飞旗下英潍捷基(上海)贸易有限公司进口的一票生物医药材料同样十分棘手。

“这票材料是从美国进口的T细胞扩增基础培养基,以及非动物源ALPHA-MEM培养基。前者是当下疫情防控用快速核酸检测试剂盒的基础原料,后者是科兴生物重组蛋白疫苗的重要培养基。”英潍捷基供应链物流经理彭彤说。

这批货物于4月17日向浦东机场海关申报,但被命中木包装取样送检指令。木包装取样送检,是防止海外病虫害入侵的必要手段,但封控期间各种不确定性,拉长了取样、送样、出报告的流程。彭彤当时被告知,要做好10天后出结果再通关放行的准备。英潍捷基客户的安全库存5天后就要见底,这票货物一旦耽搁,将影响上海核酸检测效率以及重组疫苗的研发进程。

企业焦虑之际,浦东机场快件二处查验二科科长潘同庆在对查验单证提前分析梳理时,也同步发现了这批货物的延误风险。非常时刻,二科与企业紧急商议,很快拿出创新方案——货物木包装按原定程序送检,但同时企业主动放弃原包装,申请换包装通关,取样送检与货物提离并行作业,两不耽误。按此方案,企业于4月18日申请换包装,当天即实现了顺利提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