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爹”的春运之旅:过了山海关 续航缩水了一半以上
2023年01月25日 04:52来源:网络整理作者:汽车信息网阅读量:179

  不知道要开多久、要充几次电,不确定到了东北,骤降到零下几十度的气温会给电动车的续航带来多大的“灾难”。就这样,面对重重未知,孙宏量坐进自己的特斯拉Model Y,开启了从深圳到辽宁全程2700多公里的回家路。

  疫情三年,回家变成一个始终在计划却难以成行的概念。原本还在读高中的弟弟妹妹已经变为大学生,在太多悲伤的报道里,他时常会想起家里的老人。“三年了,第一次全家人能在春节聚齐。”

  从毕业到创业,孙宏量希望能借此机会,给家人看看自己买的第一辆车。而执着自驾的另一个原因还在于,为电动车“洗白”。他将自己开电动车返乡的计划发到社交平台,有家人劝阻,也不乏网友的冷嘲热讽,不被看好的声音扑面而来,反而坚定了孙宏量跑长途的决心。

  不断上下高速寻找超充站,成为一向乐于享受过程的孙宏量的旅程的一部分。遇上排大队,他索性从长时间的驾车状态里脱离出来,进入休息模式。

  面对放开后,能够毫无阻碍返乡的第一年,有无数车主和孙宏量一样,行走在回家的路上。大家在不同的站点步履匆匆,在各地的超充站擦肩而过,路上或有坎坷,但比起人们内心压抑已久、急需释放的思乡情,在抵达的那一刻,一切似乎也不重要了。

  开电动车跑长途,南北方的悲喜不相通

  “过了山海关,电动车直接把我们带进地狱模式。”提起几天前开电动车返乡的过程,李杜仍心有余悸。

  虽然已经在北京安家多年,但每年回老家过春节,是李杜雷打不动的行程。随着疫情政策放开,今年取消了健康码、核酸的返乡之路看似畅通无阻,但因为担心大规模的流动聚集会将病毒带给家中的老人,以往乘高铁返乡的李杜还是决定自驾。

  平时被用来通勤的小鹏P7,承担起李杜跨省返乡的重任。为了顺利返程,他提早做好计划,在高速行驶状态下,小鹏P7的续航大概在450公里左右,保险起见,他打算每开300公里就去附近的服务区补能。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提前确定好距离充电服务区最近的城市充电桩位置,“如果遇上服务区排队,就去附近城里充电。”

  李杜的担心不无道理。在新能源汽车车桩比尚未达到平衡的当下,每逢假期,就会频频出现电动车在高速公路“趴窝”的情况。况且东北地区冬季普遍处于零下气温,这对纯电动车的续航也是极大的考验。

“电动爹”的春运之旅:过了山海关 续航缩水了一半以上

  来源:视觉中国

  北京到吉林,1000多公里的路程,正常情况下需要行驶11个小时。考虑到高速充电、堵车、临时休息等可能遇到的问题,李杜多留出4个小时,按照他的规划,“凌晨5点出发,大概晚上8点就能到家。”

  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当车驶入山海关以北,开向东北的路上,低温不断压缩着电动车的续航里程。

  “过了山海关,路过的两个高速服务区都没有充电桩,半路下高速充了一次电,结果600公里的续航只能跑270多公里,续航缩水了一半以上。”眼看着续航里程直线下滑,李杜被迫调整充电策略,变为每隔两个服务区就充一次电。

  这无疑直接拉长了返乡时间。他发现,零下气温不仅让续航“缩水”,就连充电时间也被拉长。他记得,在秦皇岛服务区,仅花了40分钟便能充满了80%的电量,但到了东北,同样的电量至少要一个小时。

  最终,李杜回到家已是深夜。原本计划中的11个小时的路程,在没有遇到堵车、事故的情况下,还是花费超过20个小时。

  因为低温会导致化学反应过程变慢,电池的充电量、放电量也会随之受到影响,再加上暖气的使用,让本就打折的电车冬季续航脆弱不堪。

  不过相比北上返乡的李杜,从深圳驱车1000多公里回江西老家的陈羽返乡路途显然要顺利得多。陈羽表示,之所以选择开车回家,主要是担心电动车长时间闲置会出现过度放电的情况,“这样会对新买的车子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有了去年的经验,这次返乡,他做足了准备。除了提前出发避开高峰期,陈羽还详细规划好沿途的充电位置。

  因为已经熟悉了自己这辆大众ID.4 X的耗电逻辑,这一次,他还精打细算起耗电量。不同于别人半夜或者凌晨出发,陈羽选择在上午10点出发,“10点后,深圳到江西的温度会维持在15度左右,15度续航打6折,到了15度以下,续航会掉得更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