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三四线山东城市的汽车生态
2020年03月23日 13:02来源:网络整理作者:汽车信息网阅读量:53

一个三四线山东城市的汽车生态


雅斯顿原创文章 |默默

今年春节,我们如约回到了家乡泰安——一个位于山东的三四线城市,如此暂时离开了北上广深月薪一万的繁荣景象,重新回到了占据社会人口绝大多数的基层生活,而且我认为这才是中国的真正模样。 大概在知乎上,我们已经见惯了动辄四五十万预算购买宝马、奔驰的现象,却怎么也想不到一二线城市之外的三四线城市汽车生态会是怎样。 作为一个骨子里的山东人,我可能会比外籍媒体更了解山东,而作为一个新广东人,我又比在山东工作的媒体更有南北差异的切身体会。山东给许多人留下的印象是低速纯电动的主战场,是哈弗、海马中原市场的主战场之一,同时围绕它周围的河北、河南,都是中国数一数二的人口大省。

一个三四线山东城市的汽车生态


山东是一个GDP大省,曾和广东不分上下,然而相似的经济规模却让山东的汽车生态和广东大相径庭。广东作为日系车的主阵营,在卡罗拉、思域之外,不仅孕育了日系车文化,还谱写了雷克萨斯、凯美瑞、雅阁、高尔夫的传奇,而山东却只成为了低速纯电动的代名词? 这种地域差距并非仅体现在从白云机场起飞到遥墙机场降落的一刹那,也表现在自驾山东经过各种服务区时的亲身体会。 

一个三四线山东城市的汽车生态


要了解一个地区的汽车生态,最好从经济入手,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只是有些尴尬的是,在最近的全国经济普查中,山东2018年GDP下调了近一万亿,官方出数字,数字出官方,人们仿佛在一瞬间明白了,山东的经济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强劲,以至于人们在热衷的探讨,山东会不会是下一个东北。 如果将广东经济比喻为藏富于民的话,山东则是藏富于官,老百姓其实是没有多少收入的。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民营企业不赚钱,企业不赚钱所以工资收入低,而以国企、省企为主的经济结构决定了,它没办法留住人,也没办法留住人才。这不是空穴来风,在河北、山东、河南几乎是普遍现象,甚至可以参照盈利已经十分不错的长城汽车、海马汽车内部员工工资收入。为此,山东大多数老百姓都宁愿选择北上或者南下获得更高的薪水。 

一个三四线山东城市的汽车生态


既然如此,公务员或者事业编就成为大多数山东学生努力的对象。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有机会加入公务员队伍,所以老百姓就只能在摆脱政府体制之外自谋出路,当然也有些不甘心的老百姓愿意做一些小生意,但这些小生意也只能在全国连锁品牌店的压制下勉强维持经营。 于是,山东大多数城市的汽车生态就来自以公务员、事业编群体为代表的购车观念和平头老百姓的购车观念。 1低速电动车最大的市场


我不知道该不该称这种低速电动车为「汽车」,因为原则上它不是汽车,也不需要驾驶者拥有驾照,实际上它也不是汽车「降级」操作,而是电动自行车的放大版。 为何这种在其他地方无法流行的车子能在山东流行呢? 作为一个劳动力输出大省,大量年轻人外出务工,山东的许多地方都存在大量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也就在一定意义上促成了老人帮忙照顾孩子的主要传统。 山东是典型的北方天气,冬天天气过于寒冷,夏天较为炎热,作为老人,通常没有驾驶汽车的经验,但身体素质也决定了他们无法在过于炎热和寒冷的天气选择电动自行车,而山东以村庄和城镇为主的结构意味着中途驾驶几乎是常态。 这种常态包括了老人去学校接送孩子,县城依然保持的「赶集」传统,对付这种10公里到20公里的出行需求,单纯的电动自行车和汽车都不合适,低速电动车比电动自行车多了遮风挡雨的功能,至于安全与否并不在意,于是留守老人都愿意选择低速电动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