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优信二手车痛点:争议合同判赔上百万 调表评估套路多 如何避坑?
2020年08月01日 06:53来源:网络整理作者:汽车信息网阅读量:88

原标题:直击优信二手车痛点:争议合同判赔上百万 调表评估套路多 如何避坑?


K图 UXIN_0

  除优信系在检测鉴定等方面被市场多番诟病外,或还涉及另一“细思恐极”的法律问题。

  2016年12月,高思思经优估(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优估公司”)评估鉴定,通过凯枫融资租赁杭州有限公司(下称“凯枫租赁”)及优臻(北京)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优臻公司”)以分期贷款的模式购入一辆时价33.3万元的宝马X5,车源系北京市丰台区花乡二手车车商崔海生提供。

  高思思向法庭提供了一份《优信“付一半”购车合同》(下称“购车合同”),显示卖方为崔海生,但崔海生称其从未就该车签署任何合同或协议。该份合同经由司法鉴定后被认定系伪造合同,合同上的笔迹与手印均非崔海生本人,但《购车合同》仍被认定为有效并作为宣判的依据之一。

  2019年6月20日,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判决崔海生以356360元的基数对高思思进行三倍赔偿。因对《购车合同》等关键证据的真实性存在疑议,崔海生决定上诉。后经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依法发回重审。2020年7月16日下午,该案于网上开庭。

  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购车合同》的真伪。一份并非崔海生本人所签的合同是否能够对其进行法律约束,签有崔海生笔迹但却被鉴定为系伪造的《购车合同》是谁提供的?实收333000元为何以356360元进行赔偿,其中是否涉嫌诈骗?消费者经由优信集团买卖车辆,销售方应为二手车车商还是优信集团?

  二手车市场素来争议较大,优信集团近年市场份额逐年扩大。据天眼查显示,优估公司、优臻公司与凯枫租赁同为优信集团旗下子公司,法人均为曾真。值得注意的是,前述优信系共有约百起买卖合同纠纷。

  争议合同判赔百万

  崔海生在最近三年的时间内多番自辨,几经上诉维权,此前一审败诉的买卖合同纠纷案经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依法发回重审,发回理由为“本案基本事实需要进一步查清”。

  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崔海生坦言,一份自己从不知情的《购车合同》最终成为判决依据的主要证据之一,为证明自己没有欺诈,他申请笔迹鉴定、车辆鉴定等,先后花费数十万元自证,但即便通过司法鉴定证明自己与《购车合同》无关,但仍被判赔偿上百万元。

  崔海生的代理人北京市九和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桂林认为,假《购车合同》不应作为本案判决依据,本案应根据已有真实的证据厘清各方法律关系、法律地位,方能更清晰的捋顺案件事实。但发回重审后原告仍依据假《购车合同》要求崔海生承担法律责任,假《购车合同》是否应在本案中适用再次成为本案关键。

  据崔海生在法庭供述,2016年12月9日,高思思看过涉诉宝马车,有意购入,攀谈中问及该车公里数是否确保,车况是否确保。崔海生回复称,此车为二手车,公里数不能确保,可以保无重大事故,无火烧,无水泡。

  次日,高思思带来优信作为第三方检测。检测结果显示,158项排查,无重大事故,30天包退,一年或2万公里保修

  在确认购车事项过程中,据崔海生法庭供述,优信工作人员当时称:“这个车是优信方购买,让高思思交你5000元,这辆车就不允许出售了,车款都是我们优信付给你,你这边配合过户,收款就可以了。”